恶霸拖车员要胁事主 不给拖车须付赎车费

正文
恶霸拖车员要胁事主 不给拖车须付赎车费

不给我拖车?付钱才让你走!

恶霸拖车员横行,不但强硬要发生车祸或在路边抛锚的车主让他们拖车,即使车主或授权拖车代理要自行拖走也百般阻扰,甚至开口索钱高达800至2000令吉!

车主付钱息事宁人

尤其让人不齿的是恶霸拖车员口口声声以“先到先拖”的行规为由,胆大包天索价,即使警方到场协调也无可奈何,恶霸拖车员猖狂行径,引起公众担心,惟受害车主为了息事宁人,也只好付钱了事。

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今天在记者会上揭露,他近日接到2宗相关投诉,有一群4、5人的印裔恶霸拖车员,在怡观园布特拉柏迈路段旁逞凶。

在这两宗投诉中,其中一名事主是沙登新村村长唐竟发的友人,为了避免和恶霸拖车员纠缠,事主支付100令吉了事。

驱赶保险公司拖车员

唐竟发说,8月24(星期日)下午5时,他接获同事求助电话,指她的儿子在布特拉柏迈遇车祸,于是他交代对方先报警处理,并马上通知保险公司,以便派拖车公司前来拖车。

“我之后再跟进时,发现对方不但未报案,轿车也遭4个印裔拖车员强行“霸占”,于是晚上10时赶往现场了解实情。”

他说,赶到现场时发现,有关印裔拖车员态度嚣张,不但把整辆拖车停围事主轿车前不让任何人拖走,而且还向车主索款250令吉。

他说,尽管车主的保险公司已派授权拖车公司前来拖车,但却被恶霸拖车员驱赶,无功而返。

他说,事发当时,现场还有沙登新村的两辆交警车及6名交警,另外也有两名普通警员在现场,他们也要求其中一名印裔警员和拖车员“谈判”,但后者坚决不妥协。

“就算警方声称要把拖车员带返警局,后者依然不畏惧,态度非常恶劣。”

“到了大约晚上11时,我们原本想把那辆车遗弃在案发地点,但因担心会引发其他意外事件,只好向恶霸拖车员妥协,付了100令吉给他们。”

欧阳捍华:免助长歪风车主必须报案

欧阳捍华促请有遇上类似情况的车主一定要报案处理,切忌付钱了事,以致助长歪风。

属恐吓勒索

他说,恶霸拖车员并非鲜事,而且不只发生在沙登地区,他们的行径不只影响同业,也含恐吓及勒索成分,警方应该采取严厉行动对付。

“上述两宗投诉相信只是冰山一角,一般市民遇到这种情况,通常都会给钱了事,这是非常不健康的现象,这会造成恶霸拖车员越来越猖狂。”

李嘉臻:操流利广东话 拖车员索2000元手续费

在另一宗投诉,从事命理风水的李嘉臻(32岁)说,她的弟弟同样遇上恶霸拖车员,不但强行拖走汽车,而向他们索取2000令吉手续费及800令吉拖车费!

她接受《》记者电访时说,其弟弟是于7月8日约凌晨3时,在布特拉柏迈路段行驶时,遭后方疾驶的轿车撞上,车子转了几圈后卡在沟渠,损坏不堪。

她说,对方撞后逃,正当弟弟还在现场等待救援时,一群印裔拖车员于30分钟内出现,并把其弟弟的车拖走,同时也吩咐弟弟准备钱后才一同去报案。

“我们于隔天下午5时再见有关拖车员时,发现他虽是印裔却讲得一口流利的广东话,他甚至狮子开大口向我们索取2000令吉手续费。”

“对方声称,即使我们另外聘请拖车公司,还是得付这2000令吉,而且除此还要多收一个800令吉拖车费,说这是他们的行规。

“我曾询问相熟的车行业者,他们均表示手续费最多是500或600令吉,对方要收2000令吉实在过份,所以我们去报案时有提出此事。”

她说,对方坚持要收该笔手续费,否则他们不会放行有关车辆,而警方不能拍照,车主也不能向保险公司索赔。

宁愿将车辆报废

她说,保险公司表示因为她的弟弟是自愿让人拖走车子,所以他们也不能做些什幺,希望他们自行处理。

“基于车子损毁情况严重,保险公司也表示不值得花钱维修,加上恶霸拖车员坚持收费,我们最后放弃拿回有关车辆,就直接报废算了。”

她说,为此,她也前往沙登警局备案,以便证明车子不在她这里,无法让警方拍照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: